滤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8岁房地产公司会计不到一年时间890万巨款打赏直播平台主播【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15:57 阅读: 来源:滤料厂家

图为王某在接受审讯

交汇点讯 匪夷所思!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包括打赏国内多家直播平台的男女主播、在上海五星级酒店招嫖“外围女”,镇江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会计、28岁丹阳男子王某,将公司账户当成自己的银行,“不知不觉”中“打赏”出了890万元!此外,面对这么一笔巨款,开发公司居然毫不知情;更令人不齿的是,王某家境十分一般,也是结婚不久,但家中妻子对其所作所为居然同样毫不知情!可悲的是,在王某被抓时,未能分得“一杯羹”的其妻,还一再深情叮嘱他:“你在里面好好的,我在外面等你回来!”

17日,镇江京口公安分局举行发布会,交汇点记者从发布会上获悉,2月14日,因公司项目结束要例行审计,情知事情即将败露的王某,恐惧之下跑到上海。在私会心仪女主播余某后到五星级酒店割腕自杀。自杀过程中,他发了一条微信给这名女主播余某,余某赶到酒店施救后案发。

开发公司要审计会计不见忙报警

“2月14日,镇江这家开发公司因为在建项目结束,就要例行审计,于是通知王某准备对账”,镇江京口分局经侦大队吴霜大队长告诉记者,但是,却突然发现公司主办会计王某不见了。在连续联系不上后,16日公司到镇江京口警方报警。

吴霜介绍,这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管理非常混乱,28岁的王某本科毕业后,原本在丹阳公司工作,后调至镇江。到镇江后,所有的主办和出纳全部由王某一人担当。

接警后,京口分局经侦大队当即会同分局大市口派出所立刻开展调查。经调查,犯罪嫌疑人王某,系该公司会计,在公司上班期间,王某利用其担任公司会计、掌管公司账户、印章的职务之便,先后数十次从公司负责人卡、公司建行基本户、工行账户挪用客户房产证代办费、公款,数额达890万元!

——面对如此一笔巨款,吴霜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由于管理的混乱,开发公司居然还不知道已经被王某“暗度陈仓”了。

逃至上海会女主播后五星级酒店割腕自杀

那么,王某到底去了哪里?这890万元的巨款,到底去向哪里?此刻,王某已经躺在上海某医院内,正在接受治疗。

经侦民警卢臻伟告诉交汇点记者,还是在15日,在获悉公司方要进行项目审计后,自己做事自己知道的王某,就将自己从公司账户上支取的资金,并调出自己的支付宝等,做了一个统计。“统计下来,从2016年4月至今年2月,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他已经挪用了890万元!”小卢说,起先王某根本不清楚自己挥霍了多少钱,这么一统计,当即感觉大事不妙,15日他就乘坐动车潜逃到了上海。

小卢介绍,到了上海后,王某就立即通知了在“斗鱼”及“熊猫”直播平台上的女主播余某见面。下午分手后,他一人进入上海浦东四季酒店,随后在浴缸内割腕自杀。自杀过程中,还是在清醒时刻,他又给余某发了一条微信,透露自杀情况。余某大惊,在再三追问下,王某再度回话“我在老地方”。余某立即追到酒店,当即将王某送往上海东方医院抢救。

还是在救治期间,公司终于打通了王某电话,获悉自杀异常后,懵里懵懂的才到警方报警。

伤愈后回镇投案自首吐露惊天秘密

2月21日,伤情基本恢复的王某,在其公司人员陪同下,主动到大市口派出所投案。面对民警,王某对其挪用资金的情况供认不讳;次日,犯罪嫌疑人王某被京口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吴霜告诉交汇点记者,警方现已查明:王某从公司建行卡取现41次,计613.3万元,用于个人消费;王某从公司工行卡6次转账至其银行卡,计246万元,经查明银行交易明细,该246万元均由王某银行转账至其本人支付宝账号用于个人消费。此外,王某还有部分涉案值,其总涉案值已经高达890万元之巨。

到案后,王某彻底交代了这890万元巨款的去向,听来却是令人匪夷所思。吴霜介绍,经查王某在斗鱼平台充值打赏主播金额共计549万元;熊猫平台充值金额共计123.79万元;映客平台充值金额0.4794万元;全民平台充值金额共计0.8万元;花椒平台充值金额共计0.2万元。

吴霜说,并且,在此期间,王某还经常往返上海,经所谓的中间经纪人,寻找招嫖一些“外围女”。每次去都是入住五星级酒店,进出高档场所,花费都在二三万元之间。这样,王某用于此项开销就高达五六十万元。

在王某的挥霍无度下,890万元巨款,就灰飞烟灭。

打赏主播:“跟吸毒一样,刹不住”

经办民警卢臻伟告诉交汇点记者,性格内向的王某,平时闲下来也没有什么社会交际,就是喜欢打游戏和看直播平台的直播,并且涉猎国内多个直播平台。在其打赏的主播中,有男有女。在平台上,他就是看看这些主播唱歌、跳舞,男主播主要是听其唱歌。

“经警方查明,王某打赏给余某就有130多万,而打赏给另外的主播冯某、娇某,则分别高达160万和140万”,小卢说,每次在平台上,如果见不到王某打赏,其余围观者都会好奇问他:“怎么今天没有打赏?”而这些,都让王某倍觉有面,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打赏起来自然也就成千上万。

由于王某出手实在豪华,那些主播和看客,包括那些“外围女”,都误以为其貌不扬的“理工男”王某,是个“富二代”。

小卢告诉记者,还是在审讯中,王某有句话让其印象深刻:打赏成瘾的王某交代:“打赏就跟吸毒一样,根本刹不住。”

——“他这近一年过得就是皇帝般的生活”,小卢说,正是因为如此,打赏后在平台上获得的满足和快乐,要比他挪用公司巨款的担心和恐惧,多得多。

采访中,参与侦办的镇江大市口派出所副所长韦鹏翔还告诉交汇点记者,王某挥霍了890万元的巨款,但包括其结婚不久的妻子在内的家人,却未能分得“一杯羹”。至今,王某的妻子仍旧被蒙在鼓里,仅知道丈夫犯法了,却不知其所犯何罪、为何犯罪。故此,在王某被逮捕时,妻子还一再叮嘱王某在在里面好好的,自己会在外面等他......

吴霜介绍,3月28日,经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镇江京口公安分局对犯罪嫌疑人王某以“挪用资金罪”执行逮捕。目前,该案的相关侦办还在进行中,而对相关直播平台及主播的侦查,也已在开展中,但其同时表示,要想追回这些巨款,难度空前。

通讯员 顾钰 魏琳 戈太亮 交汇点记者 万凌云

龙之歌超变版

星河战姬

超杀默示录破解版

剑侠伏魔录ol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