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最爱我的那个人是外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46:37 阅读: 来源:滤料厂家

三岁那年,我遭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不幸,我的母亲因病去世了,当时的我肯定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悲痛,只是突然没了母亲使我难过,同时也没有了幸福的感觉。两年后,我遭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个不幸,我父亲把我送到了外婆家,他和我说是有事要出一趟远门,让我先跟外婆过一段时间,他回来后再把我接回去。但事实不是这样的,这样做,其实是另外一个女人答应嫁给他的必要条件,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情。

我有三个舅舅,都分出去了,茅草盖的老屋里只住着外婆。我父亲把我放在那里后,把外婆叫到一边说了一些话就走了,连中午饭也没有和我们一起吃。我记得,父亲走后,外婆红着眼眶把我抱在怀里,很久很久,一句话也没有说,这让我感到奇怪。

在外婆家才呆几天,我就哭闹着要回家,每次她都说我父亲还没回来,让我再等等,并且想尽办法消除我想回家的念头,包括不断地给我零花钱,不断地给表兄妹们零花钱让他们和我一起玩,带我到小镇的集市里给我买玩具等等。总之,为了让我留下来,并且过得开心,她能做到的都做了,我因不能回家哭得凶的时候,她也跟着掉眼泪。

一天等过一天,我始终不能等到来接我回家的父亲,却意外地知道了父亲抛弃我的真相。那天,表哥陈林来和我玩,他看到外婆买给我的一个孙悟空泥人很好玩,就想据为己有,我执意不肯给他,然后,他生气了,就骂我是个没人要的孩子,说他们的村子不是我的,叫我滚回我自己的村子去。那些话刚好被外婆听到,平时一脸和蔼、极少生气的外婆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一手拽住陈林的手臂,一手狠狠地打他的屁股,一边打一边说:“我看你还敢不敢乱讲!我看你还敢不敢乱讲……”外婆的发火正好证明了陈林的话。虽然才只有6岁,但从小就失去母亲呵护的我,判断能力成熟得很快,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所以我很伤心,也很害怕,在外婆打陈林的时候,我哭着想走出院子,但外婆马上就放开陈林,过来把我抱住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外婆半步也不敢离开我,我天天哭累了睡,睡醒了哭,外婆也只能搂着我,想到伤心处就喃喃地说:“这孩子命苦啊。”

有一天,我趁着外婆不注意,悄悄地走到了村外,顺着父亲带我来时的公路走,我想回家,我认为只要我能回到家里,父亲就会要我的,并且家里还有着我对母亲的全部记忆。那条路很长很长,弯弯曲曲的,但没有岔路,父亲就是带着我坐三轮机动车从那条路来到外婆家的,我记得。但是我没走多远,外婆和舅舅就找到了我。外婆跑过来抱住我,哭得很厉害:“孩子,你爸爸不要你,但是外婆要你,你不要做让外婆担心的事,好吗?外婆会像你妈妈一样疼你的。”

又过了一个月,外婆看着我一天天瘦下去的身体和凄凉的表情,实在不忍心了,就把我带回我父亲的身边。但是,我还没来得及体会一下高兴的滋味,父亲又无情地把我丢进了更悲伤更黑暗的“地洞”里。那个女人已经住进了我家,父亲把500块钱递给外婆,很冷淡地看了我一眼,好像我是一个和他不相干的人的儿子,他说:“你以后不要再带他来这里了,不是跟你说了吗?难道你嫌上次给的钱还不够?”外婆什么也没有和他说,把那些钱朝他的脸上扔过去,就拉着我出来了。我一回头看,她就用另一只手把我的头扭回来,不准我看,直到走到了村外,她才失声痛哭起来……

我能从不幸的阴影里走出来,完全是因为有外婆的爱。我坚信,在这个世界上,外婆对我的爱能超过以前和将来我所认识的任何人。记得有一年夏天,天气很热,我和外婆住的茅草屋又矮又不透风,还有很多被闷得躁毒的蚊子,外婆为了让我能睡好,靠在床头上用一把蒲扇为我扇凉,赶了一整夜的蚊子,每隔一两个小时她会困得睡了过去,但我一翻身她又醒了。我和外婆的生活来源主要有两方面,最主要还是靠三个舅舅每个月给外婆的赡养费,另外就是外婆种一些蔬菜卖点钱。在我还没上学前,我们几乎没遇过什么困难,但我读书后,随着年级越来越高,外婆也越来越艰苦,她多开荒了几亩地来种一些庄稼,一个人起早贪黑操持着所有的事情。为了能增加一点收入,外婆还经常顶着烈日到荒山野岭里割野生的金钱草(可作药用的植物)卖钱。有一次,她拖着一捆金钱草倒在了回家的路上,幸好被村人发现及时,不然的话,我十年前就失去了外婆。她辛辛苦苦赚来的一点血汗钱,毫无保留地花在了我的身上,自己感冒生病连几毛钱一片的药片也舍不得买,只是湿毛巾敷一下额头。因为外婆是这样的疼爱我,所以使得我几个舅妈对我和外婆都很冷淡,都不怎么和外婆讲话。

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县重点中学,学费也随之涨了几倍。看到外婆那么辛苦,我就和外婆说不念书了,要跟着村人去外面打工,她一听我这么说就流泪了,这是父亲拒绝把我留下后隔了11年我再次看到她的眼泪,她说:“你怎么能这样想呢?你这么不争气,难道要让我死都不安心吗?”外婆的眼泪让我感觉到揪心般的疼痛,我慌忙当着她的面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但是,外婆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再加上舅舅们给的钱,还凑不到我高一第一学期的一半学费,外婆只好向大舅求助。大舅是有钱的,他和村人合伙做西瓜生意赚了不少,但大舅说供我读满初中,已经够对得起我的母亲了,村里都有那么多孩子没上过初中,外婆去求了几次,他都没答应出钱。最后,外婆竟然提着一瓶农药去了大舅家以死相逼,大舅才无奈又生气地把几百块钱给了外婆。

上高中后,为了报答外婆的恩情,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使成绩保持在全校的前几名。学校了解到我的家庭状况后,从高二起免了我的全部学费,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也主动地给了我很多帮助,直到我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大学。

现在,我靠奖学金和做家教赚的钱已经够我的学费和生活费了,有时还有点余钱寄回家去给外婆。虽然大学生活很美好,但我希望能早日结束,因为我希望尽快有自己的工作,把外婆带到身边,像当年她照顾我一样,照顾着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