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南死亡瓜农近90万赔偿仅过两天便到位遭质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0 15:58:13 阅读: 来源:滤料厂家

记者昨天下午从郴州市与临武县独家获悉,根据对死亡瓜农邓正加尸检初步判断,头部、躯干、四肢等部位有软组织擦挫伤,颅内有伤情。不过,尸检结论需等相关病理检验结果出来后才能确定。临武县政府负责人表示,政法机关将彻查案件并依法惩处责任人。

当地公安部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7月18日15时40分至17时30分,郴州市公安局法医在邓正加所在的临武县南强镇莲塘村口,在郴州市、临武县两级检察机关工作人员,以及死者家属、乡村两级干部的见证下,对死者遗体进行了检验。

据介绍,通过遗体检验发现,死者头部、躯干、四肢等部位有软组织擦挫伤。通过解剖检验发现,死者左前额部、左颞顶部、枕部头皮下血肿,颅骨无骨折,颅内见广泛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胸腹腔、心包腔干净,腔内各脏器未见损伤。

在遗体检验中,法医提取了死者脑组织、心脏、双肺、肝脏、双肾、脾脏、胰腺,送国内相关权威司法鉴定机构做病理检验。

“邓正加身亡的确切原因,需要等相关病理检验结果出来后才能最终确定。”当地公安部门说。临武县政府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政法机关将坚决依法公正彻查并处理案件、惩办有关责任人。

追责

城管局

两责任官员被免

昨天下午,临武县委召开常委会,决定免去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胡郴、党组副书记邹红卫职务。

被免职的胡郴系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党组书记、局长,还兼县政府党组成员;邹红卫系分管城管执法三大队的党组副书记。目前,二人正在接受调查。

记者获悉,18日下午,在征得家属同意并有两名亲属(一名学医,一名在县检察院工作)在场的情况下,郴州市公安局法医对瓜农邓正加的遗体进行了法医鉴定,并连夜将提取的生物检材送往省外权威司法鉴定机构做病理检验。法医介绍,整个病理检验过程需要一定时间,一般是15天到20天。待病理检验报告出来后,法医将根据病理检验报告结合尸检情况出具最终的尸体检验结论。

赔偿

死者家属

获赔89.7万元

昨天,湖南省临武县有关方面证实,对在与城管人员冲突中不幸身亡的瓜农邓正加的家属,给予各种赔偿共计89.7万元。

按照“死者为大、人道为先、协调处理”原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给予在与城管冲突中不幸身亡的瓜农邓正加的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89.7万元。据悉,上述赔偿目前已经执行到位。

质疑

大额赔偿金

为何两天就到位

7月17日事件发生后,仅过了两天时间,89.7万元的赔偿金就已经到位。临武县政府的反应和处置不能说不迅速,死者邓正加的家属或许接受了,但也引来另一种质疑声。

“根据国家赔偿费用管理条例,赔偿请求人应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书面申请,后者7日内向财政部门提出书面支付申请。财政部门应在15日内按预算和财政国库管理规定支付费用。这起瓜农死亡事件中,大额赔偿金两天内就支付给死者家属,息事宁人。”那么,这笔钱从哪里来?案件还未定性和定罪,赔偿数额又是依据什么来设定?程序又是否合规?

说法

延迟一天下葬

少给10万

7月19日下午开始,邓正加家人的态度突然发生转变——从对事件的愤愤不平到开始感谢政府和冷落媒体。

在邓正加下葬前,名称为“瓜农邓正加女儿”的用户在微博上表达了对当地政府的不满:“我就是瓜农邓正加的女儿邓艳玲,现在临武所有参与将我父亲的事情发微博和其他论坛的,陆续被叫去谈话,要求停止转发与评论。昨天尸检解剖出来颅内大量淤血,并伴有头皮下出血,但是政府正着手掩盖事实,我父亲‘被’心脏病或者其他突发性疾病,政府这样的做法是我们完全不能接受的!”

不过,微博很快被邓艳玲删除。两个多小时后,邓艳玲再次发表微博,却是对当地政府的妥善安置表示感谢,“现在政府已经妥善的安抚好了家人,我们整个家族对政府的处理表示满意,今日下午爸爸已经下葬,我们承受了很多的痛苦,逝者已去,入土为安,我们不希望受到外界太多的打扰。感谢市县相关部门的妥善安置,感谢所有关心支持我们的人”。葬礼过后,记者采访到邓艳玲,她表示微博确系她所发,但对于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反差,她表示“不想再说话了”,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当晚9点,记者再次来到莲塘村,十多名家属围坐在邓正加的弟弟邓永才家中商议此事。见记者进屋,屋里忽然沉默,有人表示“我们不会再说这件事”。

邓正加的侄女邓敏(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在屋外对记者表示歉意,她希望记者体谅家属的处境,“有很多难言之苦”,“虽然已经和政府达成了协议,但不会放弃对真相的追求”。一名家属则称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毕竟也要在这里做人,怎么样都要跟政府打交道”。

记者从一位邻近邓家的村民处获悉,抢尸受伤的村民也得到了赔付,重伤的赔7万多元,其他轻伤的金额不等。不过,有多位村民对邓家的处理方式表示不满。一位村民直言:“事件真相没有结果就草草安葬,这样也对不起帮助他们的人。”据该村民透露,如果家属不同意19日下葬,往后赔付金额一天比一天少10万。

调查

商贩要么交钱

要么斗狠

记者在临武县城乡走访发现,在当地,农民在县城销售农副产品引发的矛盾由来已久。为缓解矛盾,当地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柔性”措施来化解。但冲突依然激化,其间很多问题耐人寻味。

走访中,一些瓜农反映,县城只有两个农贸市场,摊位费很贵。为了节省成本,农民要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只能到街头摆摊叫卖。记者来到临武县农贸市场看到,几乎没有卖西瓜的门店和摊位。一些经营户告诉记者,一个四五平方米的门店,一年的费用就是五六千元。

几年前,一位农民拎着自家种的小菜找到县委负责人,反映在县城被城管赶来赶去,没地方卖。

根据农民的这些实际情况,后来,临武县针对农民自产自销行为,专门在位于闹市区的临武大道边划出一片区域供农民销售自产农副产品,不收任何费用,还提供卫生清扫等公共服务。

然而,这一民生工程依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农民销售农副产品的问题,其矛盾主要表现在农民与城管之间。

“政府只划出了一点点区域供农民销售农副产品,远远不够,争抢很激烈。有的商贩凌晨去拉个绳子占了地方,周边农民早上赶来的时候,往往就没有地方。”有群众说,“还有一些农民觉得,人多的地方好卖,不愿意待在政府划定的区域,就跟城管打‘游击’。”

在这样的情况下,城管执法往往有一定“回旋余地”。走访中,城管收钱,瓜农交钱后就能相对自由摆摊,是民间反映比较普遍的一个问题。有位瓜农告诉记者:“平时一周收100元,赶上节假日3天收100元。”另一位瓜农说,他被城管抓过一次,但没有交钱,“我抓住城管的衣服,只要你狠,城管也就怕了你。”

要么交钱,要么斗狠。小贩与城管间,潜藏着某种现场“区别执法”的公共管理背景,这种“天然”的矛盾很难消除,二者的怨恨,随时会成为冲突的导火线。

相关

南京城管

背手执法

“把手背过去!把手背过去!”7月19日早晨7点多,在南京鼓楼区湛江路附近,城管队员为避嫌把双手背在身后执法。有关专家分析,在“城管”屡遭争议的背景下,南京城管此举既是无奈,又是一种自我保护。

“妨碍公务是可以认定的,但还上升不到犯罪的高度。”南京大学法学教授邱鹭凤告诉记者,城管在执法时,只允许驱赶和罚款,不能限制他人的自由。因此,从目前的法律框架来说,城管背手执法这种做法,虽然无奈,但却是正确的。“这也凸现了现在城管这一群体的无奈。”邱鹭凤说,在国外,这些执法行为,大部分是交给警察去执行的。授权的尴尬,导致了这一群体的尴尬,在执法时,大部分又面对的是弱势群体,因此争议很大。

哈尔滨商贩

被城管打得头破血流

7月19日,哈尔滨街头卖西瓜的商贩吴伟又遭到了城管执法人员的一顿痛打,头破血流。不仅如此,记者就此事采访城管局,该局局长首先对记者动手,其他工作人员见状也跟着领导一起动手。

北京吸脂瘦腰医院

阴道感觉自己收缩,阴道最里面有个小肉球

为什么双眼全息飞秒一个月后,左眼一直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