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停车位超时收费问题普遍提醒违规可投诉

发布时间:2020-11-23 02:22:53 阅读: 来源:滤料厂家

记者泉州市区暗访发现,超时收费问题普遍存在

部门提醒,遇违规收费可拨打12358投诉

收费公示牌上明确,晚上9时30分以后免费。

泉州网-东南早报讯近日,多位市民向早报记者反映,晚上10时过后仍有收费员在路边停车位上收费。“虽然不大确定路边停车位的免费时间段,但10时30分以后肯定不收费了吧?”市民陈先生说。

记者在晚上10时之后走访了中心市区大部分路段的停车位,发现超时收费问题普遍存在,个别收费员“气焰嚣张”,直接羞辱记者的不交费行为。泉州市物价局提醒广大市民,从晚上9时30分到隔天早上的7时30分路边停车位可免费停放车辆。

【市民爆料】

晚上11时仍收停车费 几乎无人提出质疑

“上周六晚上11时多,我到市区六灌路找朋友,把车停在了路边划线的停车位上。刚下车,一名穿着蓝色T恤的收费员就过来了,他找我要5元停车费。已经这么晚了,真是‘丧心病狂’啊,路边的停车位不应该是免费的吗?”市民陈先生说。

为给不给5元的停车费,陈先生和收费员发生了争吵。由于陈先生的态度比较强硬,收费员最终不再坚持收钱。“他说别人都交钱,天天都收到晚上11时多也没有人有意见。如果我真不交就算了。”半小时后,陈先生从朋友家出来,看到收费员依旧在收费。

六灌路上的商铺多为餐饮店,其中还有知名的冰品店,夏日晚上前来光顾的市民不少,路边停车位的生意也很好。陈先生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并没有人对收费员在深夜收停车费一事有异议。

“晚上10时30分以后路边的停车位就不能收费了吧?还是10时?我不大确定晚上免费的时间段,但是11时已经算很晚了,肯定不用交了吧?我记得冬天晚上来的时候,11时肯定是没有人收钱的,有时候9时多来也没有人收费。”陈先生说。

在天后宫外,很多车主并未意识到不用交费,很自然地掏钱。

【立即调查】

上周,记者走访了泉州中心市区部分有收费划线停车位的路段,包括六灌路、田安路、泉秀街、刺桐路,以及文化宫、天后宫等车流量较大的路段,发现大部分路段夜晚停车收费时间超过9时30分。

镜头1 收费员称收到晚11时 停下就得给钱

◆地点:六灌路

◆时间:晚上10:00左右

夏夜,六灌路上的车流络绎不绝。晚上10时左右,记者开车来到此处,在划线的收费停车位停下后,一个身穿收费制服的中年妇女急忙跑来收费。

“我们马上就走,也要收钱吗?”记者询问。对方表示只要车停下就得收钱,她每天都收到晚上11时,如果记者不想交钱,就得马上把车开走。当记者询问是否半小时内免费时,该妇女表示没有这项规定。

在六灌路,路边停车位的收费员不止一名。经过白天的观察,记者发现起码有5人在不同路段收费。但是,一到晚上10时之后,这些收费员的“作息”就不一样了,有些人10时已经不在看管的位置上,而有些人直到11时过后仍在收费。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镜头2 记者拒绝交钱 被呛“开回你家去”

◆地点:天后宫

◆时间:晚上10:30

市区天后宫旁的秉正堂石花膏是著名的老字号,一到晚上,大量顾客也为停车位带来了好生意。

晚上10时30分,记者开车来到天后宫发现,除了划线的停车位,路边没有划线的位置也停满了车。记者在没有划线的位置停车后,一个没有穿收费制服的男子前来收费。

“这里没划线,也要收费吗?”记者问。

收费员理直气壮:“哪里没有划,这里整条街划线了!不然你下车来看!”记者下车确认,地上的确没有划线。白天如果在这些位置停车属于违停,会被贴单。但是,收费员咬定此处有划线,并告诉记者:“这整片都是我的。”

当记者和收费员理论时,收费员表示这里24小时收费,一停下就得交钱,1.5小时内收5元。在争执中,被逼急了的收费员大怒:“开回你家,你家就没有划线!”此时,另外两人前来询问情况,并告诉收费员:“你就和他们耗着。”

因记者不肯交费,收费员开始羞辱记者:“开这么破的车,交不起停车费就走路来。我随便开两辆车都比你好,要不要开来给你看看?”

天后宫前的收费员态度强硬

镜头3 收费时间不定 最晚到凌晨1时多

◆地点:文化宫前

◆时间:晚上11:00

晚上11时,记者来到市区九一街文化宫前的停车场。一个穿着制服的男性收费员坐在塑料椅上和人聊天,看到记者的车灯熄灭后慢悠悠地上前收费。

“我们收到12点多,5块钱,也可以过夜。”他说。当记者询问其为何这么晚还要收取停车费时,他表示自己从早上8时到次日凌晨1时多都收费,其余时间段免费。

据市民反映,因为收费时间长,文化宫前停车位的收费员起码有两人轮换。

镜头4 不划线位置过夜收10元 保安称“不会被贴单”

◆地点:刺桐路友德大酒店

◆时间:晚上11:30

在刺桐路的友德大酒店旁,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将记者的车引向没有划线的位置。记者看到,这个路段路边有一整排的划线停车位已经停满了车辆。

“都快12点了,还需要收费吗?”记者问。该保安表示,这里的位置是24小时收费的,暂时停放收费5元,过夜10元。当记者问询是否有免费停车位时,他表示,酒店门口的位置可以免费停放,可惜记者来得太晚,已经没有位置了。

由于此处没有划线,又是沿街店铺的门前,记者担心隔天早上车子被交警贴单。这位保安信誓旦旦地表示,他的停车位非常安全,都有人看着,肯定不会被贴单的。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晚上11点左右,泉秀街旁的停车处还在收费。

【调查小结】

不规范收费行为频现 收费员行为“不靠谱”

在两天的走访中,记者发现,收费员的行为与相关管理办法相悖。

部分停车位的收费员并没有穿着统一的制服。按照最新的《泉州市中心市区停车场收费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收费员必须统一着装,佩戴明显标志。

在收费时,他们也大多没有按照标准。按照《管理办法》,按次收费和计时收费的标准不同,但是大多的收费员都有自己的收费标准,停放多久需要加钱也是他们说了算。

在六灌路上,一个收费员表示,如果记者的车辆停放超过3小时,就必须加钱。可是,天后宫的收费员却表示超过1.5小时就得加钱。超过他们自己设定的时长后,他们的加收标准一致,为5元。

不主动提供停车票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在记者走访的多个地段,收费员都没有主动提供停车票。而停车票是收费员向市民以及管理公司提供的收费凭证,与其工资抽成有关,如此不给票行为是否存在猫腻,我们不得而知。

按次与计时收费不同 大多市民不懂门道

按照《管理办法》,小车停在路边的收费划线停车位,停车费可按计时收费或者按次收费两种办法收取,主干道和非主干道的收费方式不同。但是,两种办法不能混用。

若按照计时收费,小车在主干道停放1小时内(含1小时)每辆次3元,超过1小时后每30分钟加收2元(不足30分钟的按30分钟计),同一辆车当天停放最高收费30元。而小车在非主干道停放1小时内(含1小时)每辆次2元,超过1小时后每30分钟加收1元(不足30分钟的按30分钟计),同一辆车当天停放最高收费25元。

如果按次收费,不管在主干道还是非主干道上的收费标准都为每次5元,30分钟以内临时停车免费。

按照这个标准,记者走访中的所有收费员都将计时收费和按次收费两种办法混用了。当提及相关规定时,这些收费员大多回复记者,规定就是5元计时收费。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市民,并无一人了解路边停车位免费的准确时间段,甚至有人以为路边停车位可24小时收费。由于大部分市民对路边停车收费标准不太熟悉,往往只能按收费员的规则交钱。

【业内说法】

收费员每月有“压力” 收费规则“看心情”

“如果你停三四个小时不多交钱,我就亏本了。大家都一停一整天,那我怎么办?住在附近人的常常不交钱,不然就是要优惠,我们一个月还要交给公司五六千块钱呢。还有一些人很凶的,不交就是不交,我又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一个收费员坦言自己的压力很大。

据了解,路边停车位均属于一家停车管理公司管理。这些停车员认为自己是向公司承包了车位,而公司方面则表示,收费员的确有业绩的定量考核,但并非承包。收费员的收入包括了基本工资、奖金和抽成三个部分。之所以给业务员制定“业务量”,是为了防止收费员上班时间偷懒。

业内人士表示,每个路段收费员被分配的“业务量”是不一样的。停车位的定量标准是通过周边的车流、人流和车位轮转率计算得出的。另外,如果收费员上班时间没有穿着统一制服,第一次发现会被警告,第二次发现会被罚款20元,第三次发现罚款50元并停岗培训。若一直“不顾管教”,将被直接开除。

停车票的确是管理公司与收费员结算抽成的一个重要凭证,如果收费员没有如实上缴停车发票,很可能存在“中饱私囊”的情况。

“不一定收到几点,多少小时加收钱也不一定。要怎么收要看我们的具体情况,今天想要收晚一点就晚一点,有事就早点走。我们也得赚钱,不到量肯定是不行的。有些经常来停的老客户,我们就很少加收钱,或者要停更久一点才加收。不过我都会提醒他们,让他们不要超过时间。有些客人嫌我啰嗦,我也是没办法啊。”一位收费员告诉记者。

【市物价局】

晚9:30至隔天早晨7:30 路边停车免费

市区路边的停车位收费标准如何?泉州市物价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路边停车位从晚上9时30分到隔天早上的7时30分是免费的,收费员私自加长收费时间的行为已经违反《管理办法》。

根据最新的《泉州市中心市区停车场收费管理办法》规定,有七种情况可以享受路边停车免费,其中就包含了晚上9时30分到隔天早上的7时30分这一项。除此之外,路内停车场(除采取电子计时收费外)停放时间不超过30分钟的车辆;执行公务的军(警)、消防、行政执法、救护、抢险救灾车辆,以及市政设施维护维修、环卫、邮递、殡葬车辆;疾人驾驶残疾人专用机动车并出示残疾人证件的车辆等,也享受免费政策。

另外,在城市道路两侧建筑物退让城市道路红线空间部分的停车泊位进行停车收费的,应当给予有停车需求的该建筑物业主单位或个人优惠,具体优惠幅度由停车经营者与该建筑物业主单位或个人协商确定。

泉州市物价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一旦发现违规收费情况,可以拨打12358投诉,检查人员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处理。(记者 李菁 石勇 实习生 叶辉超 林慧玲 文/图)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7月31日讯 “看了那么多关于小孩被拐的电影,如今发生在我身上,才知道有多可怕”。昨天事发两小时后,罗妈妈仍惊魂未定,她紧抱女儿,不愿离开半步。两岁的女儿小文正倒在妈妈肩头酣睡,年幼的她还不知道,妈妈刚刚花了多大的劲才把她夺回来。

昨日上午8点50分,嫌疑人汪某走进泉州台商区洛阳镇屿头村一栋厂房内,抱走了独自在二楼楼梯口玩耍的两岁女童小文。母亲5分钟后,及时发现,通过视频监控,十几分钟后当街将汪某抓住。

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汪某有精神病史。

监控拍下偷抱小孩画面

讲述:离开视线5分钟 孩子就不见了

昨日早上11点,事发地楼下开冷饮店的房东张阿姨和店员们还在议论此事。“我当时看见有一个女的抱走小文,我还以为是厂里的员工带她去玩呢。”

海都记者来到台商区洛阳镇环溪路的这栋五层厂房。罗妈妈仍处于惊慌中,脑袋一片空白。在丈夫安慰下,她才开口讲述事发经过。

昨日早上8点多,罗妈妈带女儿买完菜回厂房二楼。丈夫蔡先生租下其开鞋厂,一家人也住在厂里。

事发当时,蔡先生在二楼办公室工作,15岁的小文哥哥在卧室睡觉。罗妈妈把菜放进冰箱里时,小文独自走到二楼楼梯口。她不太会走路,不敢下楼梯。放好菜,去了趟洗手间,罗妈妈就去找小文了。可当她走到楼梯口时,小文却已不在。此时,小文离开她视线5分钟不到。

罗妈妈追上穿短裤的妇女,两人扭打在一起

监控:白衣妇女抱走孩子 锁定逃走方向

孩子去哪儿了?罗妈妈第一反应就是去楼下食堂找小文姑姑,小文最爱去姑姑那儿玩了。可姑姑说没见到小文。

会不会是厂里的员工抱小文去超市买零食了?罗妈妈和小文姑姑又赶快跑到冷饮店,询问店员和房东。房东说,好像有个女的抱走了小文。罗妈妈顿时慌了。她赶紧喊来丈夫查看监控:监控显示,8点52分,一名白衣妇女走出大楼,向环溪路北侧走去,她的怀中抱着的正是女儿小文,该妇女还不时亲亲小文的脸。此时,心急如焚的罗妈妈还幻想着,会不会是厂里员工?可厂里员工那么多,背影也看不出是谁啊。她和小文姑姑立马追出去,分头去附近超市寻找。

追寻:妈妈追到嫌疑人 对方竟称“是我的小孩”

罗妈妈满脑子坏念头,跑了不到两百米,就在一条小巷里撞上了白衣妇女,她正抱着小文快步逃走。

“那个人我不认识”。罗妈妈惊恐极了,拼命追赶,那妇女抱着小文也跑得越来越快。罗妈妈甩开高跟鞋,赤脚拼命追上去。

“你还我小孩!”边喊边追,终于在一家药店前,罗妈妈逮住了白衣妇女。那人用力推开罗妈妈,并用闽南语凶吼:“什么你的小孩,这是我的女儿!”罗妈妈火了,死死抓着对方衣领不放。小文姑姑此时也赶到了,立刻上前趁机夺回小文。此时,小文手中还拿着白衣妇女给的手机玩。

见小文被抱走,白衣妇女夺回手机,和罗妈妈扭打起来,边大喊大叫。附近店家和路人闻声围上来。姑姑担心小文受惊吓,哭着先把小文抱回家。她还没走回店里,在街对面大喊“快抓拐小孩的!”仍在查看监控视频的丈夫蔡先生,得知情况后,也冲去现场。

蔡先生赶到时,罗妈妈已经瘫倒在地,但手还是死死抓着。丈夫立马扶起妻子,质问白衣妇女:“你为什么抢我的孩子!”

随后,屿头村巡防队员赶到,将白衣妇女带到村委会。蔡先生报警后,洛阳派出所民警将白衣妇女带走。蔡先生当时听围观村民说,这名女子曾在街头裸奔过。

调查:多次“踩点” 两分钟抱走孩子

昨日中午,海都记者在冷饮店调取了泉香大厦的视频监控。

从监控中可以看到,早在昨天上午8点38分,白衣妇女汪某就已经出现在大厦附近。她从通道进入大厦,在一楼停车场徘徊,并盯着楼梯口看了很久。8点42分,她从通道侧门进去,到一家便利店。

便利店老板说,当时汪某在店里转一圈,没买东西。见她行为诡异,就把她赶出去。8点45分时,走出店后,汪某径直走到街对面的树下坐着。8点50分时,汪某从树下往大楼通道走去,此时,小文独自在二楼楼梯口玩耍。8点52分,汪某抱小文走出大楼。一分钟后一起消失在监控画面里。

汪某偷抱小孩并无刻意遮掩,环溪路上人来车往,附近邻居也没注意到,短短两三分钟孩子就被抱走。

背后:嫌疑人有精神病史

昨日下午,台商公安分局通报称,嫌疑人汪某有精神病史。

接到警方通知,汪某的亲哥哥汪某勇赶到洛阳派出所给妹妹送药。汪某勇无奈地说,前段时间,妹妹在街上打人,也被警察抓过。“只要吃药就和普通人一样,不吃药就总闯祸。快两个月了,她都没吃药”。

汪某的家在洛阳镇下星村一栋一层石头房。邻居汪先生听说了汪某抢孩子的事,说“他们一家就有三个患精神病”。记者了解到,汪某的父亲早年去世,母亲患有精神病,生有5个孩子。汪某的二哥失踪多年,二姐被人抱养,大姐也患有精神病,前年自杀。整个家,目前只有大哥一人打工赚钱,养活汪某和汪某妈妈。

厝边王奶奶说,汪某是20岁之后才犯病的,按时吃药,就和正常人一样。两年前,汪某嫁了别村的人,生下孩子后,回到娘家。最近,时有听到她喊“我要见我孩子”之类的话。(海都记者 喻兰 夏鹏程 文/图)

泉港界山镇桦窑村的双胞胎姐妹林舒欣、林舒雅在今年的高考中,以优异的成绩分别被湖南大学和厦门大学录取。虽是双喜临门的开心事,却给一家人带来了不小的经济负担。

原来,双胞胎姐妹还有弟弟和妹妹,母亲体弱无法外出干活,父亲打零工收入微薄。虽然如此,父母还一直倾心支持姐妹俩上好学校,暑假里她们也一起外出打工攒学费。

学生姓名:林舒欣 (右) 毕业中学:泉州五中

高考分数:文科609分 录取学校:湖南大学

学生姓名:林舒雅 毕业中学:泉州五中

高考分数:文科617分 录取学校:厦门大学

家庭清贫

姐妹俩仍上好学校

姐妹俩的家中还有一个12岁的妹妹准备上小学六年级,一个7岁的弟弟才要上小学,全家人就靠着父亲每月打零工赚的2000多元生活。而母亲常年颈椎不好,无法干重活,断断续续地打过几份工,均因承受不住而放弃,现多在家照顾年幼的弟妹。

“尽管家境贫困,但父亲一直坚持让我们读好学校。”姐姐林舒欣说,她们初中就来到市区的实验中学读,每年学费都不便宜。中考时离泉州五中录取线还有几分之差,家人权衡之后选择择校,每人又各交了1.8万元念五中。

供一个孩子读书本就不易,更何况是两个。姐妹俩深知父母的辛苦,中考结束后就积极找暑假工,但因长得瘦小被疑年龄太小被拒。

这次高考一结束,姐妹俩又带着准考证在洛江一商城找到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每人每月工资1500元左右。但姐姐的学费要6000多元,妹妹学费加上住宿费近7000元。“赚的不多,但我们赚一点父母就能轻松一点。”

心有灵犀

即将开始第一次分离

“我们从上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在一起,中学住宿也在一块,不相互影响都难。”初看姐妹俩,长相和个子都有点不一样,姐姐林舒欣说。

和很多性格迥异的双胞胎不同,姐妹俩彼此性格相近,都喜欢宅在家里看书,作文都不错,都不擅长理科,所以都选了文科。更巧的是,高二文理分科时,因为她们分数相近、排名相近,最后还都被分到了同一个班,住在同一个寝室里睡上下铺。“我们好、坏习惯都相互影响。”姐妹俩笑着说。

因为妹妹舒雅喜欢学习语言,她大学选择俄语专业,希望毕业后能找到对口专业的工作。对姐妹俩来说,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才是她们的第一次分离,她们也满怀期待。

【捐款方式】

泉州市金秋助学活动办公室热线电话:22170110,22160099(传真)

东南早报热线:96339

泉州市金秋助学捐资户名:泉州市困难职工帮扶中心

开户银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账号:601416012。

捐款单位和个人在捐款(汇款)时,请填写单位名称、姓名和联系电话。各县(市、区)应根据实际设立热线电话和公布基金账号,以便开展工作和联系。(记者 郭晓冰 许奕梅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7月30日讯 时至今日,工地小工陈妈——这位身高1.5米,右脚因小儿麻痹有些瘸的女人,依然不愿相信,一向乖巧少话的儿子陈亮(化名),怎么会偷人东西,而且连偷5次,偷的还是旧裙子!

陈妈妈泪述对不起儿子

“我们所有人都想不通,孩子到底咋了?他才19岁,等着上大学,一直很懂事的,怎么会去做那种事呢?”说话时,陈妈两只长了老茧的手藏在袖里,摩擦着,眼神凄苦无助。

12天前,从江西老家来看望父母的陈亮,在泉州市区一处出租房偷裙子,被户主当场抓到。三个小时,民警审讯完并确认现场,以多次盗窃予以刑拘。

“我们亏欠这孩子太多了,他刚出生几个月,我们就把他送回老家,19年来,都不在他身边,好不容易来趟泉州,我和他爸还吵架,让他难受,心烦。”她拿出陈亮的高中毕业照,是一位高约1.7米、面相清秀、斯文白净的男孩。她反复说:“都是妈的错,要怪都要怪我自己。”

给儿子送去的炒米粉 被原封不动退回来

7月18日,陈亮被刑拘的那天中午,陈妈正躺在床上休息,最近一段时间,工地活少,收入也就少了。为了钱的事,陈妈中午还跟老公吵了一架,差点动起手来。

吵累了,陈妈关上房门,闭上眼,隐约中,他听见儿子出门了。她心里知道,儿子高考考得不好,正烦呢。

“可能是出门上网去了吧。”陈妈安慰自己。她们一家和老乡合租的民房,年久失修,一个月150元,没有网络。

下午4点,儿子放在房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男人,自称警察,说陈亮偷东西被抓了。

“绝对不可能!”陈妈脱口而出。对方说,偷了几件衣服,被当场抓住,让她到派出所来一趟。

陈妈顿时慌了,从来没进过派出所的她,赶紧让老乡小王骑上电动车,喊上陈爸后一起心急火燎地奔向派出所。

虽然派出所离住处不远,但心烦意乱的陈妈居然迷路了。她急忙给包工头的儿子打电话,对方劝她“可能是诈骗电话”。这让陈妈的心稍稍放宽了一些,可过了不久,包工头儿子又打电话来,说跟民警确认过,确有此事。

陈妈一下子蒙了。傍晚5点多,在派出所门口,她终于看见儿子的背影——正被带上警车,她竟一下子没了反应,警车开远,才恍然追上去。

“偷了5次,6条连衣裙,现在带去辨认现场”。民警停下车说。

一个多小时后,陈亮辨认完现场后被带回了派出所。此时,一直呆呆地站在所门口的陈妈,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想的是儿子能不能吃饱饭。

“他早上没吃饭,中午也没吃饭就出去,饿一天了,能不能让我送点吃的进去”。陈妈买来一份炒米粉,请求帮忙带进去。可过了一会儿,米粉被原封不动地拿出来。陈亮说他没胃口。陈妈又回去煮了稀饭,用保温瓶再送来。

就这样,陈妈和瘦小无话的丈夫,在派出所等到19日凌晨1点。

儿子8个月刚断奶 我们就把他放老家

左想右想,陈妈觉得都是自己亏欠儿子的。“才8个月大,刚刚断奶,我们就把他放在老家了”。

陈亮一家是江西人,陈爸早年丧父,家里穷;陈妈从小右脚残疾。为了谋生,陈亮8个月大刚断奶时,夫妻俩就辗转到泉州打工。

和大自己几岁的哥哥一样,陈亮从小就是外公外婆带大的,辗转寄宿,是家常便饭。小学,住外婆家;初中,到镇里上学,住附近大姨家;高中,到县里上学,一个人在外头租房住。

“小时候老家真穷,儿子饭都吃不饱,饥一顿饱一顿的;上学后寄宿在外婆家、大姨家,连饭都不敢多吃,那时他正长身体,饭吃不好,一直到现在都瘦瘦小小的”。

缺少陪伴,是陈妈最后悔的事。

这十几年来,只有春节,夫妻俩才会回家。陈妈说,陈亮最开心的,是暑假变成候鸟,和哥哥一起飞来泉州,帮父母在工地干活。

“钉模板,搬水泥,他什么都干,从不喊累”。孩子长大了,陈妈发现一些细节:儿子看起来胆小、内向。

陈妈记得,陈亮小学五年级时,一次小腿被蛇咬,却不敢说,熬到晚上,才和外公说。电话那头的陈妈急坏了,连夜联系大姨,把孩子送去医院。医生说,再晚些来,腿肯定保不住。

陈妈还发现,儿子好像对父母也有距离感,很多事不愿意说。初二那年暑假,陈亮一下火车,手腕缠着一圈纱布。陈亮说是体育课摔的,不痛了,当晚他却疼得满床打滚。给医生一看,才知道他是手腕骨折。

这两件事,是陈妈能想起的,关于儿子的,不多的故事。

母亲最长一次陪伴 是高考前的一个月

更熟悉陈亮的,反而是他的班主任。

“他父母长期不在身边,平时沉默寡言的,这次比平时考少了蛮多的,英语才考二三十分”。曾经的班主任老师说,陈亮成绩虽然不太理想,但是和同学相处不错,也乐于助人。

母子最长的一次陪伴,是两个月前的高考。

学习上,只读到三年级的陈妈也操不上心。她只知道,陈亮小学都在班级前几名,但乡下英语基础差,上初中后成绩明显落后了。这些年,陈妈唯一联系学校老师一次,是因为陈亮听力有问题,却被安排坐教室最后一排。陈亮得知后,反而责怪妈妈,“我坐在后面听不清,别人也一样听不清”。

今年春节,陈妈本想留下来照顾陈亮,陈亮却不肯,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懂得照顾自己,妈妈突然来,他不适应。

5月底,陈亮要高考了,陈妈决定请假一个月,回来督战,发现陈亮把校外的租房整理得干干净净。

“他没人照顾,又内向,吃都吃不好”。陈妈发现,儿子很敏感,过年过节,她大包小包提东西去串门,可是舅舅们递来的水果,儿子却不敢接,读书时也从不向条件好的舅舅们开口。

可结果让满怀希望的陈妈失望了。

陈亮考了400多分,只能上专科学校。陈亮说,考不好,就别浪费读书钱了。陈妈鼓励他,不管上什么学校,都要读下去。

陈亮最后借了一本报考书,勾画地都是学费较低的学校。一天,陈妈突然问,没考好,是不是谈恋爱了,陈亮严肃起来,“瞎说”。他拿出手机,“你看,我一个女生的电话都没有”。陈亮说,他和女生的接触只停留在见面打招呼。

听说陈亮偷东西,曾住在一起的堂哥堂嫂也想不通:那么勤快,帮母亲干活从不喊累的孩子,怎么会偷东西?

她只能怪自己,“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为什么小时候不把他带在身边,为什么要天天吵架,为什么不多问问他的想法?”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Beautyleg美女腿模Queenie床上黑丝内衣写真

少女的身体

TYC合集

可人

相关阅读